-“她答應了,對不對?”劉樺剛把門合上,身側就傳來了寒淳的聲音。

劉樺轉頭,看著一臉緊張的寒淳,搖頭。

“冇答應?”

“還在考慮。”

“她會答應的,我相信。”

劉樺吸了吸氣,他最討厭這男人從小到大這什麼事都勝券在握的模樣。

“你到底想乾嗎?”他再次重複道,臉色有些難看起來。

寒淳轉身,看著他,一臉無辜的聳肩道:“我還能乾嗎?我給她彆人求之不得的機會,我在做好事呀,我還能……”

“呸呸呸……寒淳,在我麵前,你就甭玩這些虛的,你就直接說吧,你對木喬到底有著什麼目的?你好好的,為什麼非要去招惹她?你明知道莫涵不可能會放手的。”劉樺打斷了寒淳的話,有些不耐煩的問道。

寒淳退後兩步,與劉樺平齊,然後微微側頭,在他耳邊,他低語“從你把她帶到我眼前的那刻前,我便……想著,勢在必得!”說完,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來。

劉樺的臉色倏地冷了下來,上次赫天求婚,如果不是這男人揹著他們,提早告訴了莫涵,怎麼可能千裡之外的赫氏父母會來得那麼及時,他咬著唇,鬆開,然後再咬著,接著,他衝著走出兩步的寒淳說道:“你彆以為,你什麼都會算,我告訴你,她與莫涵已經突破那層關係了!”

他眼角的餘光,看到了寒淳的身子,驀地一顫,接著,緩緩轉身,寒淳不可思議看著一臉似笑非笑,半倚在車窗上的劉樺,緩緩開口道: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她不是恨他的嗎?”

劉樺將車窗,一會兒升一會兒降,接著坐直身子,拍了拍他略顯僵硬的右肩,“看到你失算的模樣,我……真開心,恨?冇有愛,哪來的恨?”

說完,便哈哈大笑的發動了車的引擎。

莫涵去醫院聽說木喬執意出了院後,便緊急著趕到了她家樓下,也同樣是自己家樓下。

給木喬打了個電話。

“我在你家樓下,是我上來,還是你下來。”

父母帶著木小憂剛剛出去散步了,杜小新說去買點零食,都剛剛出門,估計要段時間纔回來,想了想,木喬說道:“你上來吧。”

下樓,被這些鄰居看到了,更難解釋。

莫涵剛踏進房門,便一眼看見木喬在收拾行李,“你這是要乾嗎?”他聲音裡有意無意的透著緊張。

木喬轉過頭,看著莫涵,將最後一件衣服扔進了包裡,然後伸了個懶腰,這才轉頭,看著莫涵,語氣平靜的說道,“莫涵,我要去南非了!”

莫涵的臉色倏地暗了下來,長臂一伸,他拉住木喬的胳膊:“去南非,你去南非做什麼?”他承認,這一刻,他儘然有些慌了。

木喬眨了眨眼,另一支手抬起,推掉莫涵的手,滿臉笑意的道,“卻做隨行翻譯呀,寒淳的隨性翻譯,你應該看過他的電影吧,國際知明影星,這次拍的片,耗資幾億美元。”她其實不願意提寒淳的,那人比當初的莫涵還讓她討厭,可,這一刻,她承認,她是故意的。

說完,將行李提到一旁,連腳步都是歡快的,雖說跟的人有問題,可是去南非卻讓她十分高興。

見後麵冇了迴應,轉頭時,卻見莫涵麵罩寒霜。

“怎麼了?你不為我高興嗎?”想到這,她儘淡淡的有些失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