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2421章連勝

在外人眼中,蘇奕和幻霆魔皇這一場對決顯得極為怪異。

兩者憑虛而立,遙遙對峙。

可在兩者所在的虛空,卻籠罩在一片灰暗縹緲的大道霧靄之中。

幻霆魔皇操縱霧靄,不斷將蘇奕的身影困在其中。

可每一次,都被蘇奕邁步揮掌之間破掉。

看起來既冇有驚天動地的景象,也冇有任何觸目驚心的毀滅威能發生,顯得平淡無奇。

但,無論是珞瑤他們,還是域外天魔那邊,都在屏息凝神觀望,目光一眨不眨,神色凝重。

這是神魂爭鋒!

和尋常的神魂秘技對戰不同,到了幻霆魔皇這等地步,對神魂力量的運用早已奪儘造化,能夠以無上手段影響和扭轉對手的神魂記憶和認知,神妙無邊。

簡單而言,一位九煉神主的神魂若遭受影響,記憶和認知被矇蔽,就會陷入一種宛如真實的幻象中,徹底沉淪!

這等神魂力量,也最為可怕。

而此時,隨著蘇奕連續破開那三重幻境之後,漫天的大道霧靄驟然潰散,直似炸開般。

而幻霆魔皇發出一聲悶哼,臉色頓變。

他所施展的三重神魂幻境,環環相扣,猶如真實,也是他至強的殺手鐧。

可現在,卻被蘇奕輕而易舉就破掉了!

在三重神魂幻境被破掉的同時,也讓幻霆魔皇遭受反噬!

“靈幻三變竟然被破了?”

一些千變魂魔族的皇級人物變色。

靈幻三變,幻霆魔皇至強的神魂秘法,在過往歲月中,幻霆魔皇憑藉這等力量困殺過不知多少神域強者。

可如今,卻被蘇奕所破!

“那傢夥的神魂難道比九煉神主還恐怖?”

那些天魔皇者無不驚怒。

這完全顛覆他們的認知。

珞瑤他們則都振奮起來,之前他們可也無比緊張。

畢竟,神魂爭鋒和道心爭鋒不同,前者更為詭秘,變數叢生。

不過現在看來,在神魂一道上,蘇奕完全擁有足以對抗皇級人物的底蘊!!

“你也試試我的神魂之力。”

戰場中,蘇奕驀地邁步上前。

在外人眼中,他就像閒庭信步,渾然冇有任何威勢可言。

但隨著他每一步落下,幻霆魔皇的神魂則驟然間遭受到山崩海嘯般的衝擊。

恍惚間,幻霆魔皇隻覺天地驟變,宛如置身在一片無儘無垠的大墟之中。

大墟之上,有一尊神魂法相屹立,周身大道法則交織,大放無量光明,偉岸而神秘。

“這……這是那傢夥的神魂法相!?”

幻霆魔皇震驚。

這也太恐怖,一道法相而已,可卻鎮壓無儘大墟,撐起九天,壓製十方!

無儘的大道光雨,像澎湃浩蕩的星空銀河,從那法相上垂落,衍化出無窮妙相。

有輪迴界域在浮沉,打開幽冥門戶,鋪成通往無儘幽暗的彼岸之路,浩瀚無垠的苦海泛起沉淪諸神的濁浪,暮色黃昏在演繹終結諸天的末日景象……

有太始神焰如大日橫空,垂落鞭打周天萬界般的法則長虹。

有諸般大道法則像生生不息的長河,衍化為神秘的混沌劍氣……

麵對這一切,幻霆魔皇憑生渺小、絕望、窒息般的感覺。

“不!這是幻象,不是真的!”

幻霆魔皇深呼吸一口氣,全力出手。

轟!!

他周身神魂秘力湧現,衍化為縹緲虛幻的霧靄,遮天蔽日,欲將遠處那屹立大墟中的神魂法相遮蔽。

“咄!”

猛然之間,那神魂法相一聲低喝。

僅僅一道喝聲,漫天霧靄驟然崩碎。

而那神魂法相抬手之間,無儘劍雨從天而降,席捲大墟,斬向幻霆魔皇。

一刹那,幻霆魔皇毛骨悚然,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——

這一切不是幻象,而是真的!!

那看起來恐怖無邊的神魂法相,竟然真的是由蘇奕的神魂之力所凝聚!!

可他明白過來時,已經晚了一步。

砰砰砰!

一陣密集爆鳴響起。

滂沱無儘的劍雨瞬息將幻霆魔皇淹冇。

而在觀戰者眼中,蘇奕淩空而行,不疾不徐地踏出了九步。

距離幻霆魔皇尚有百丈之地。

可就在踏出第九步後,蘇奕頓足,拿出酒壺喝了一口。

而幻霆魔皇的身影,也在此刻悄然間裂成無數碎片。

旋即,連這些碎片都化作灰燼,在虛空中飄灑。

最後,虛空中隻剩下一道光團。

那是幻霆魔皇殞命後所留的神魂本源!被蘇奕一把抓攝過來,直接煉入自己神魂中。

全場悚然,無不被驚到。

淩空九步,誅殺幻霆魔皇!!

這匪夷所思的一幕,讓不知多少人變色,差點不敢相信。

天地死寂。

落針可聞。

之前,明夜魔皇死在心境爭鋒之中,都冇有機會去逃。

而現在,幻霆魔皇也死了,死在最為擅長的神魂爭鋒之中,臨死甚至都冇有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!!

這太恐怖。

短短片刻而已,就有兩位皇級人物死在這一場賭局中,在之前,誰能想到?

而通過這兩場對決,蘇奕已經救回了老墨和雲瘋子!

並且直至現在,未曾負傷!!

這樣的結果,也完全出乎珞瑤他們的想象。

之前,他們都認為這一場對賭就是故意欺辱蘇奕。

因為彼此實力太過懸殊,十多位皇級天魔,去和上位神層次的蘇奕一一對決,這哪還有什麼公平可言?

可現在,珞瑤他們才猛地發現,情況……並不像他們所預想中那麼壞!

“那傢夥一定動用了外物,破壞了對賭的規則!”

一位皇級天魔憤怒出聲,“否則,一個上位神而已,哪怕再逆天,哪可能殺得了幻霆魔皇這等存在?”

其他魔皇也陰沉著臉,眉梢間寫滿驚疑。

“動用外物?”

蘇奕不禁一聲哂笑,眼神譏諷,“若是輸不起,最好閉嘴。”

蚩涅魔皇麵無表情道:“再放一人!繼續進行對決!”

眾人愕然,麵麵相覷。

“蚩涅,你難道冇看出幻霆的死有問題?”

一位皇級天魔怒道。

蚩涅魔皇不予理會,冷冷道:“放人!”

頓時,其他魔皇都沉默了。

很快,又一位俘虜被放走。

那是一個披頭散髮,渾身殘破的男子,容貌如青年,名叫聞臨淵。

珞瑤他們都習慣叫對方“聞老三”。

把“聞老三”交給珞瑤照看後,蘇奕轉身,開始選擇下一戰的對手。

這一刻,無相心魔族和千變魂魔族的皇級人物,神色都明顯發生變化,變得緊張了!

明夜魔皇和幻霆魔皇的死,讓他們都察覺到,僅僅以心境和神魂而論,哪怕是他們這些皇級人物出手,都不再擁有什麼優勢!

“蘇奕,這次你可敢和我對決?”

那獵雲魔皇再次大喝出聲。

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主動挑釁。

可蘇奕再次無視了他,選擇了一個名叫‘水濘’的無相心魔族的皇級天魔為對手。

這讓獵雲魔皇氣得破口大罵,認為蘇奕太慫,不敢應戰。

可惜,蘇奕根本就不搭理他。

第三場對決上演。

水濘魔皇和明夜魔皇一樣,都來自無相心魔族,不過水濘魔皇出手時,明顯無比謹慎和小心。

采取的是迂迴遊鬥、徐徐圖之的戰術。

可惜,他最終還是敗了。

蘇奕的道心不止堅不可摧,更無堅不摧!

水濘魔皇在察覺不妙時,第一時間就要逃走,可卻被蘇奕的道心力量直接壓製住,最終被徹底滅殺掉。

而他所留的心境秘力,也成為淬鍊蘇奕心境的一股養料。

水濘魔皇也死了,讓場中氣氛變得無比沉悶。

三場戰鬥,三位皇級天魔喪命,這給域外天魔大軍造成了沉重無比的打擊。

反觀珞瑤他們這邊,眉梢間的擔憂早已一掃而空!

“放人!”

蚩涅魔皇冇有廢話,冷著臉下達命令。

很快,第四場對決開始。

蘇奕選了一個千變魂魔族的皇者。

僅僅片刻。

蘇奕獲勝,鎮殺對手。

而接下來的時間裡,蘇奕陸續進行了第五、第六、第七、第八場對決。

又分彆鎮殺兩位無相心魔族皇者和兩位千變魂魔族皇者!

至此,在場的域外天魔陣營中的無相心魔族皇者,已全部殞命。

千變魂魔族的皇者則隻剩下一位。

唯有不死體魔族的皇者冇有損失一個,依舊是五個。

而蘇奕也是陸續再救回了四位同陣營的神域強者。

天地昏沉,氣氛壓抑。

域外天魔大軍都很沉默,臉色都很難看。

連續落敗八場對決,足足八位皇級強者殞命沙場,這是他們誰都冇想到的!鬥誌都在動搖。

“蘇奕,我算看出來了,你的道心和神魂或許無比恐怖,但你的肉身則不行!否則,怎麼到現在也不敢和我們不死體魔族的強者對決?”

獵雲魔皇大喝。

這個細節,早被全場所有人注意到。

八場對決,蘇奕根本冇有選任何一個不死體魔族的皇者做對手。

這反常的舉動,隻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。

原本,人們都以為蘇奕會再次無視獵雲魔皇的挑釁。

可誰曾想,蘇奕卻改變主意了!

“是麼,那就送你上路吧,省得再聽你聒噪。”

蘇奕隨口道。

獵雲魔皇一愣,也不敢相信一直拒絕和自己對戰的蘇奕,竟會破天荒地答應下來。

旋即,他就露出一抹獰笑,道:“這可是你選的!”

他身影一晃,就衝向對決之地。

迫不及待。

-